小猪豆子

执着

 
新手烂到掉牙的渣作,慎点!!! 
00
寂静漆黑的小巷,路边残留着未化的积雪不远处的地方一位老人做着热腾腾的水煮饺子。

  王源漫步走过小巷,来到一处一看便觉得有些破旧的住宅,他有些犹豫的打开屋门,像忙于逃窜的刺猬一般跑回自己的房间,静静地锁上门。

  王源躺在床上,双手垂在床边。

   他想哭,却又不想哭。

   王源出生的家庭虽不是很富裕甚至还因一些原因欠了一小笔债,却过得很充实饱满父母虽然有时候常常拌嘴但是过一会总是有一方主动提出和好,王源的爸爸妈妈也很爱,他还有一个刚刚过了两岁生日的弟弟大的。

    直到有一天,王源像往常一样穿过小巷走向家门,王源这周小考成绩出来了,考的还不错正想要把喜讯告诉爸妈,要到家门口时看到奶奶在门前不断张望,好像很急的样子。

  王源以为有什么事就小跑跑了过去,奶奶似乎也看到了王源便收起了那副慌张的样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奶奶,有什么事吗,大冷天的你站在这儿干什么?”王源单手扶着奶奶想让他进屋。

     “源崽,奶奶没事。”奶奶用粗糙的手放在王源的手上,也是心疼了打算晚一点告诉王源那件事。

       “奶奶,我爸妈呢?”

         奶奶心里一震随后叫王源坐在他身边。

        “源崽,奶奶和你说件事。”奶奶再一次抚上了王源的手。

          “奶奶,你说就行搞那么深情干嘛。”说着王源还用空着的一只手抓起放在桌子上的瓜子磕了起来。

           “源崽啊,你妈妈带你爸爸去医院了。”

            清脆的瓜子声戛然而止王源怔了怔,用谈笑的语气问道:“他们去那干嘛?”

            “你爸爸得了心脏病。”

             这次再也没了声响,王源慢慢的低下了头,有些无措的望着茶几抽屉的拉环,许久扯出了微笑,说:“奶奶,我知道了,天色不早了赶快回家吧。”

           “源崽,你真的没事。要不奶奶今晚陪着你吧,对了你妈妈让你给她打个电话来着。”

         “奶奶,我真没事我都这么大了,你快回去吧,我一会就给我妈打电话。”

         “那我走了,源崽。”
           王源目送奶奶出了小巷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源源”一声异常温柔的声音传入王源耳中,王源内心也就着这两个字安稳了许多。

        接着妈妈和王源聊了很多话叮嘱王源这几天不在家要注意什么。王源只是嗯嗯嗯心里却又一股暖流不断游荡。

        妈妈没有提爸爸也许是怕王源伤心吧,可越是刻意的不提起往往最容易刺穿人的内心。

       不过王源也不是那么懦弱的人在心中默默发誓要承担起这个家。

        几天后,爸爸出院了,妈妈和王源说以后爸爸不能干活了家里不想以前那样了要王源学会承担。王源很爽快的答应了,妈妈也很欣慰同时又带着一股心疼。

      王源也学会要勤俭,贵的东西一碰不碰有什么好吃的自己不舍的总是拿给弟弟吃,赶集市买来的肉因为爸爸不能吃妈妈也不舍的吃就都留给弟弟。

     债主也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一个劲儿的都来讨债。

这让原本脆弱的日子咧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母亲被迫去四处找工作,弟弟在家整日哭闹,还未上交的资料费,债主的打压。

     爸爸也曾尝试再去工作可是却突然晕了过去。硬生生撑着才捡回一条命。

    深夜王源尝尝听到母亲一个人在被子里抽泣弱弱的说着:“我该怎么办?”

    王源蜷缩在被窝里默念着:“是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清晨,王源被手机来电声吵醒。这才得知原来自己竟睡了过去,而且还睡过头了。
    王源急急忙忙穿上校服快跑去学校。
    跑的太急了没有注意到道路口行来的一辆自行车,便豪无防备的撞了上去,书撒落了一地。
   王源迅速地站了起来,去捡书包,回过头来是只见那个人扬长而去。“靠,虽然是我没看清路但至少也要说句话吧,磕死我了。”王源看了看手表,“遭了遭了快迟到了!”
     王源火急火燎的跑到教室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全班同学的目光转向他还有班主任赵光和他身后的王俊凯。
     王源与王俊凯对视了几秒马上转移了视线心想我今天是水逆吧,赵光摆了摆领带训了王源一会要他站一上午。
       赵光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又说:“以后王俊凯就是我们班的新成员了,王俊凯成绩优异也希望大家能和他好好学习。王俊凯后面还有几个空位子找一个坐下吧。”
    王源像护犊子似得保护着自己身边的空位,可没料王俊凯笔直的走向他,把书包生生的放在的课桌上,笑着说:“你好,我叫王俊凯。”
   一双深情的桃花眼,带上那抹笑,引得班里的女生一直尖叫。可在王源看来,这分明,分明就是挑衅!
    虚伪!
      “哈哈哈,王源你是怎么了雄心豹子胆啊上老赵的课敢迟到!”许昌在一旁嘲笑道。
     许昌从初一到现在高一一直和王源一个班,王源常调侃说这叫冤家路窄,但两人的关系却好的要死。
     王源随手给他扔过去一本书,便又埋头补着作业。
        王源是一个很能藏的人,从来没有把情绪带到学校加上王源也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家的事即使是很要好的人也不行所以许昌现在还不知道王源家里的情况 。
    “行吧行吧,你慢慢补你的作业,我先眯一觉了。”许愿侧身躺在王源身上。王源早已习惯了便叫他安稳点就继续写起作业。